資管新章 | 信托:非標落幕 轉“標”賽道開啟

蔡越坤2021-12-31 21:51

經濟觀察報 記者 蔡越坤“現在很難買到超過8%收益率的信托產品了,而且當下不少產品的收益率已經跌破6%。”李女士無奈的嘆息。

李女士是一位投資信托產品超過10年的老客戶,當談到投資信托時,她也變得謹慎了很多。她回憶道,2017年之前幾乎“零風險”,基本都是“閉眼”買信托。而當下信托理財風險頻發,她仍然在為一只違約超過2年的產品尋回收益而奔波。

在投資者感受變化的背后,信托行業正經歷一個“急轉彎”。

在一個信托從業者老兵陳強眼里,自資管新規出臺以后,這三年多來,整個行業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例如,傳統銀信合作的通道類業務持續收縮,去年以來非標投資也開始降低,信用風險頻頻發生。

“比起2015年信托非標的火熱朝天,當下的非標業務可謂跌入谷底,非常難做。”近日,一名從業超過8年的西南地區信托經理陳強對經濟觀察報記者說。

他所在的團隊正是房地產業務部,隨著今年以來非標業務持續收縮,疊加地產行業不斷爆雷的影響,更是雪上加霜。

三年半前,2018年4月27日,中國人民銀行、銀保監會、證監會、外匯局聯合印發《關于規范金融機構資產管理業務的指導意見》(下稱“資管新規”)。根據監管要求,資管新規過渡期原設定在2020年年底結束,后來延長至2021年年底正式結束。

自資管新規推出三年半時間里,信托業作為非標的代表,成為資管信托整改的重要子行業之一。根據新規,信托等金融機構開展資管業務時不得向客戶承諾保本保收益,不得以任何形式墊資兌付,要求打破剛性兌付。

此外,2020年以來,曾經坐擁中國資產管理規模第二大的信托業,在監管方面從嚴規范運作的要求之下,掀起了融資類信托持續壓降的風暴,并開啟了非標轉標的轉型之路。

不僅是從業者“陳強們”面臨著非標壓降的壓力,信托機構傳統引以為傲的主動管理類業務,政信、地產類等業務類型均被貼上了非標的標簽,在非標壓降、轉型標品的背景下,這些業務被限制,開始面臨業績壓力。

2021年12月29日,一位頭部信托人士向記者坦言,當下業務開展艱難,但非標壓降的政策短期不會調整,信托機構會長期面臨轉型發展壓力。

非標轉標、收益率走低、打破剛兌——成為資管新規背景下,當下信托業發展的關鍵詞。陳強也認為,盡管當下信托行業正在經歷陣痛期,但隨著信托業回歸本源業務,信托業將更加健康良性的發展。多位信托行業人士也直言,非標時代已然落幕,信托亟待轉型,而且非標轉標是大勢所趨,信托業應該回歸本源業務。

據經濟觀察報記者觀察,當下收益率下行、信用風險頻發、業績承壓的信托行業正在加速轉型,例如加大標品信托業務力度,持續在家族信托等服務信托業務領域發力。

收益率走低破6%

資管新規推出三年半時間里,信托業一個關鍵詞是“收益率持續走低”。

上述李女士向記者表示,在2015年以前,投資信托風險低,投資的產品一直未發生過逾期。而且收益率基本都超年化9%,個別產品超過10%。而當下在投資信托產品時很難找到超過8%收益率的產品,而且部分產品的收益率甚至跌至6%左右。不僅如此,爆雷的風險加大,在投資的時候開始變得謹慎起來。

據用益信托統計,2021年11月集合信托產品的平均預期收益率為7.06%。分期限來看,1年期(含)以內產品平均預期年化收益率為6.76%;1-2年(含)期產品平均預期年化收益率為7.22%;2年以上期限的產品平均預期年化收益率為7.18%。

據李女士回憶,2012年左右,信托產品的收益率能達到12%左右;2016年左右,信托產品收益率也降低至7%左右,隨后2018年、2019年回升至8%左右。2020年以來,信托產品的收益率再次降低至7%左右。如今部分投資類信托產品的收益率已經跌破6%以下。

對此,普益標準研究員王晨宇在接受記者采訪時曾表示:第一,隨著融資類信托強監管時代的到來,非標資產整體規模近來壓降力度較大,導致市場上優質非標資產減少,收益較高的傳統非標業務開展較為困難,進而導致產品收益率整體出現下行趨勢;第二,隨著非標轉標的廣泛推進,信托公司紛紛試水標品投資信托業務,但囿于此類業務開展年限較短、經驗較少和投研能力有待提高等原因,產品收益率普遍保持在較低水平,影響集合信托產品平均收益率。

不僅收益率走低,李女士向記者表示,當下投資信托時另一個明顯的變化是,信托產品違約頻次加大,不像2017年之前基本以剛兌為主。

2018年,李女士投資了安信信托產品100萬,2020年到期后發生了違約,如今隨著安信信托股權的轉讓正在處置過程中,不僅利息拿不回來,本金也面臨打折兌付的情況。

資管新規中也明確要求理財產品要打破剛兌。據記者觀察,2018年-2021年,信托產品違約頻發,非標業務風險也逐漸暴露。信托行業也在逐步打破剛性兌付。尤其是今年以來,房地產風險加劇房地產信托違約規模顯著上升。

對于打破剛性兌付,陳強表示,短期而言打破剛兌投資者比較難以接受,信托機構也面臨風險暴露、不良增加、聲譽風險等壓力。但從長期而言,有利于整個行業健康良性發展。信托機構“賣者盡責”,投資者要“買者自負”。

非標時代逝去

除了收益率走低的變化,從業超過8年的老兵陳強表示,回憶過去的非標時光,2017年之前信托基本剛兌,發生違約的主體也比較少,信托報酬也高,基本上是躺著賺錢。

尤其是2017年之前,房地產信托因為收益率高,成為投資者追捧的產品。陳強說,地產企業可以承擔的融資成本高,因此,信托報酬率也非??捎^。此前房企的客戶要求百強就好,但當下30強都不一定能放款。

陳強表示,此前不少機構的信托經理的“年薪+獎金”動輒超過百萬令不少金融從業者羨慕。一位信托業人士曾對記者透露,行業里比較優秀的信托經理獎金幾百萬的人也不少,一般也有30萬-50萬元。業務負責人也會有較高的業績分紅。信托機構的職位成為金融行業的“香餑餑”。

回顧信托業資產管理規模數據變化,2017年末信托業達到最高點為26.25萬億元,一度躍至中國資產管理規模第二大金融子行業。但是資管新規出臺以來,2018年開始逐漸回落。

2021年12月1日,中國信托業數據披露,在監管嚴控及融資類信托收縮的背景下,截至2021年3季度末,信托業受托管理的信托資產余額為20.44萬億元,同比下降2%,較2季度末環比下降0.94%,較2017年4季度末峰值下降22.11%。其中,3季度融資類信托也繼續收縮,規模為3.86萬億元,同比下降35.13%。

對此,中國信托業協會特約研究員周萍表示,自資管新規發布以來,信托行業在嚴監管的引導下,信托資產規模持續壓降。

此外,據記者了解,2021年下半年銀保監會下發《關于進一步推進信托公司“兩項業務”壓降有關事項的通知》,要求進一步推進信托公司通道業務和融資業務壓降工作。根據通知,各信托公司以2020年底的主動管理類融資信托規模為基礎,2021年須繼續壓降約20%;另一方面,通道類業務需在年底前做到“應清盡清、能清盡清”。

監管對壓降融資類信托的方向仍然并未改變。

2021年12月29日,上述頭部信托人士向記者表示,政策方向短期不發生變化,預計2022年上半年會更難。

另外,自2018年以來監管嚴格要求的通道類信托業務也在持續下降。數據顯示,通道業務為主的單一資金信托規模及占比逐年下降,2021年至今的同比降幅超過20%。集合資金信托、管理財產信托規模保持平穩增長,反映出信托公司在積極謀劃業務轉型。

從信托功能來看,事務管理類信托規模及占比仍居首位但持續下降。截至2021年3季度末,事務管理類信托規模為8.55萬億元,同比下降7.38%,環比下降3.6%;事務管理類信托占比為41.83%。周萍表示,事務管理類、投資類和融資類的信托規模及占比變化表明,信托行業在符合監管導向下,正著力優化業務結構,積極提升主動管理能力。

陳強向記者稱,信托非標時代已然逝去,現在的非標業務開展受限,目前也正考慮跳槽至銀行或者其他機構助貸機構,畢竟這么多年積累了很多如何正確識別一個企業主體風險判別的經驗。

標準化賽道開啟

資管新規出臺后,非標業務開展受限的情況下,標品信托成為信托業轉型的主要方向之一。

據經濟觀察報記者觀察,不少信托機構在標準化投資領域正逐漸加碼。12月29日,上述頭部行業人士向記者提供了一張上海信托的現金管理類信托產品投資宣傳圖,7日年化預期收益率僅為4.7%。

2021年12月30日,記者向上海信托客服致電,該客服向記者表示,該產品為現金管理類產品,投資方向是大額存單等,風險相對較低。目前向客戶提供的浮動收益率類產品比較多,而地產類等產品較少。

除了上海信托在,記者從行業數據中發現,資管新規過渡期臨近結束,通道業務持續壓縮,非標投資明顯減少,2021年信托標準化投資快速增長。

從整體數據來看,信托業協會數據顯示,截至2021年3季度末,證券市場是資金信托投向的第二大領域。投向證券市場的資金信托余額為3.06萬億元,同比增長38.12%,環比增長9.22%。

其中,投向股票、債券和基金的規模分別為0.65萬億元、2.13萬億元和0.28萬億元,同比增長分別為6.54%、57.36%和10.75%,各自的占比分別為4.12%、13.60%和1.78%。

數據顯示,證券市場信托的增長主要源自投向股票和債券資金信托產品,尤其是投向債券的資金信托產品同比大幅增長。

對于標品信托的投資,用益信托研究員喻智表示,標品信托業務是信托公司業務轉型的主要方向,信托資金主要投向股票、債券和基金,其中以投資債券等固收類資產的產品為主。信托公司主動發展投向股票、基金等相對高風險的資產,通過TOF等產品的形式分散風險,使產品的收益更加穩健可觀。

另外,除了轉型標品信托,據記者觀察,2018年中國信托業年會,中國銀保監會首次提出“服務信托”概念,鼓勵信托公司堅持“發展以受托管理為特點的服務信托”。服務信托是信托行業創新的方向之一。

根據中誠信托研究報告,在各類服務信托中,業務規模較大的主要是資產證券化、受托型標品信托、家族信托等三類。

對于轉型服務信托的意義,中誠信托也表示,服務信托是信托重要的本源業務,也是信托公司轉型的重要方向。在監管持續推進信托業務“兩壓一降”的環境下,大力發展服務信托業務,對信托公司擴大業務規模、穩定經營收入、提升品牌形象均具有重要意義。

不過,對于轉型服務信托,2021年12月29日,上述頭部信托人士向經濟觀察報記者表示,服務信托當下首先規模較小,而且信托報酬率較低,很難成為信托利潤的主要來源。信托機構為了保證利潤來源,可能仍然會在監管范圍內繼續非標業務,加大標準化業務的投資布局。(應投資者要求,文中陳強為化名)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資本市場部資深記者
主要關注債券、信托、銀行等領域的市場報道。
女人自慰摸下面动态图,两根一起公憩止痒三十篇,肥大bbwbbw高潮,欧美男同gay猛男自慰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