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管新章 | 公募基金:三年規模翻番 直面投資難題

李沁2021-12-31 21:47

經濟觀察報 記者 李沁 “最近,能明顯感覺到找我做基金投顧的客戶越來越多了。”在一家券商任客戶基金經理的張馨月為此感到欣喜。

她所在的證券公司2021年獲得了基金投顧資格試點牌照。公司規定,如果想要拓展基金投顧業務,必須學習相關投顧知識并獲得相應資格。為了不錯過開拓新業務的機會,她早早地便著手準備了。

不轉變不行,變化太快了。張馨月切身感受著這種緊迫。尤其是在資管新規發布后,公司發的理財跟客戶需求不匹配了,過去受歡迎的保本基金也沒了,只能從公募基金產品中挖掘產品。“我得深入了解,才能滿足他們的需求。”張馨月暗下決心。

正如張馨月所感受到的,隨著2018年4月《關于規范金融機構資產管理業務的指導意見》的發布,資管產品乃至資管行業都行駛在變革的快車道上。公募基金行業尤其是這個賽道上的疾進者。

從13萬億到超25萬億,三年多的時間里,公募基金行業的資產管理規模實現了近乎翻倍的增長。在這當中,告別了基金子公司的野蠻生長,告別了保本基金,而固收+、FOF(基金中基金)、絕對收益型產品迅速崛起。此外,在凈值化轉型的浪潮中,基金投顧業務成為主要抓手,銀行、券商、基金公司爭相入局,各機構想著財富管理高地邁進。

對于開啟資管新規新篇章的2022年,不確定性依然存在。公募基金能否延續當前的規模增速再創新高?煥新的銀行理財產品、信托產品會否更進一步打開局面?

可以確定的是,伴隨著居民收入的持續增加和對財富管理需求的增長,在資管市場日益擴容當中,銀行、保險資管、券商、基金等資管機構將在統一監管、更加規范透明的新的起點上競跑。

“你看,公募基金規模上得多快”

2018年4月27日,業內傳聞已久的資管新規正式發布。

“當時,我和同事們就知道,這個五一假期要‘交待出去’了。”大型公募基金市場人員張成陽說道。

此前,張成陽的不少同事早已制定好出行計劃,有同事在去機場的路上被公司叫了回來。

當晚,張成陽所在的公司便成立了由總經理掛帥、督察長牽頭的解讀分析小組,公司合規稽查、業務發展、市場銷售、產品管理等各個條線上的領導和骨干被臨時抽調,要求五一假期內完成對規定的解讀分析工作,假期結束后的第一天面向全公司進行宣傳并貫徹實行。

整個五一假期,張成陽所在的公司集中加班,討論新規帶來的諸多變化。

“其實好多基金公司都在加班。”張成陽說,“對當時的我們來說,最大的困難來自細節的不明確。畢竟那時發布的指導意見更多是一種理念性、文化層面的引導,實操層面的細節仍未確定,需要與監管、同業、外部律所等溝通交流。”

事實上,基金業對于資管新規的討論由來已久。2017年2月,根據國務院會議精神,央行會同證監會、銀監會、保監會及其他有關部門起草《關于規范金融機構資產管理業務的指導意見》,就全面規范金融機構資管業務進行討論及征求意見。2017年11月17日,一行三會一局聯合下發《關于規范進行金融機構資產管理業務的指導意見》(征求意見稿),共29條,就所有資管業務指定同意的監管標準,按產品類型而非機構類型進行監管。

盡管資管新規正式稿的部分條款相比于征求意見稿有所放松,但總體上的監管要求仍然比較嚴格。其核心內容是破剛兌、凈值化、去通道、降杠桿,核心理念實際上是立足整個資產管理行業,按照資產管理產品的類型統一監管標準,實行公平的市場準入和監管,最大程度消除監管套利空間,保護金融消費者合法權益。

這些新的要求,實際上就是公募基金行業長期以來遵守著的行業“老規矩”。因此分析下來,張成陽所在的公司初步認為,公募基金作為高度凈值化、標準化的產品,依托自身的投資管理優勢和日趨完善的產品線,疊加獨立托管、分散投資、強制披露、公開透明等制度優勢,將會成為各類投資者重要的標準化底層投資工具??傮w而言,對公募基金利好。

“你看,這幾年公募基金規模上得多快!” 如今,張成陽感嘆這三年多來行業發生的變化。

的確,自2018年資管新規發布以來,公募基金規模已實現快速增長。中國證券投資基金業協會的數據顯示,2018年底,公募基金資產管理規模為13萬億元;2019年底,這一數據變為14.8萬億元。而截至2021年11月30日,公募基金資產管理規模已高達25.32萬億元。

在另一位中型公募基金公司人士看來,資管新規條文千千萬,歸根結底是為了防范金融風險。在大資管領域,公募基金原本的競爭力不如信托及部分銀行理財產品。資管新規帶來的其他行業的調整,給了公募基金發展的機會。

嘉實基金增強風格投資總監劉斌亦感受深刻:“資管新規剛發布的時候,我們都覺得這對行業來說是一件非常大的事情,畢竟銀行理財資金的規模巨大,但確實沒有想到,能為公募行業帶來如此快速的增長,這種增速是超出行業預期的。速度太快了。”

沉寂的業務

在資管新規中,明確要求資管機構回歸資管本源、嚴控通道業務、禁止多層嵌套。

“其實,基金子公司的整改早就開始了。”前述中型公募基金人士解釋稱。

2016年7月18日,證監會發布《證券期貨經營機構私募資產管理業務運作管理暫行規定》(以下簡稱《暫行規定》)?!稌盒幸幎ā芬蟠┩负瞬榍短踪Y管產品,通過穿透核查結構化資管計劃的投資標的,嚴禁結構化資管計劃嵌套投資其他結構化金融產品劣后級份額。

2016年12月2日,證監會發布《基金管理公司子公司管理規定》及《基金管理公司特定客戶資產管理子公司風險控制指標管理暫行規定》,對基金子公司在凈資本、股東資格、業務規范性等方面提出了多項要求,大幅提高了基金子公司的設立門檻,并提出凈資本管理辦法。

上述中型公募人士認為,基金子公司正是由于經歷了2016年以來的轉型改革,因此,在2018年的新規發布后受到的波及較小。由于基金子公司以通道業務為主、多采用資金池模式運作、且投資標的多為非標資產,均為資管新規重點監管內容,其業務開展在上述方面受到較大影響。

“不過,對于基金子公司的規范早在2016就開始了,新規發布后,子公司都在琢磨新業務,包括基金投顧、公募Reits、ABS,主動管理等。”該人士說道。

事實上,除了基金子公司部分業務受限,保本基金亦受資管新規影響,最終退出基金市場的舞臺。

2018年的資管新規明確要求打破剛兌,明確規定金融機構開展資產管理業務時不得承諾保本保收益。此前,在2017年出臺的《關于避險策略基金的指導意見》中,規定存續保本基金到期后按照“新老劃斷”原則調整基金名稱、轉換保本保障方式,保本基金將改名為“避險策略基金”,并取消連帶責任擔保機制。

“保本基金的去向有三種,一種是轉型為其他類型的基金,一種是基金清盤,還有一種是轉型為避險策略基金。”上述中型公募人士表示。

2019年10月15日,隨著公募市場最后一只保本基金“匯添富保鑫保本混合型證券投資基金”更名為“匯添富保鑫靈活配置混合型證券投資基金”,擁有16年發展歷史的保本基金這一時代性產品正式退出歷史舞臺。

三大“絕對收益”產品崛起

在劉斌的心目中,資管新規為基金行業帶來的變化可以用一個詞來概括——絕對收益。

資管新規發布后,原本按產品成本計價的銀行理財產品面臨凈值化轉型,理財收益下移趨明顯,波動性提升。在這樣的背景下,原本傾向于配置銀行理財的部分投資者開始從其他的標準化產品中尋找機會。

“當然,公募基金產品就是好的替代品。這些投資者轉向基金后不會立刻選擇高風險、高波動的權益類資產,而是尋求安全邊際更高的一類資產。同時,銀行理財子公司也越來越重視標準化的產品投資,在底層資產中不斷加大對公募基金的投資配置比例。”劉斌說道。

在此背景下,固收+、FOF、絕對收益型產品在諸多公募基金產品中脫穎而出。三類公募資產的規模增速明顯,以固收+產品為例,其總規模已逼近2萬億元。同時,FOF產品的總規模也突破2200億元。絕對收益型產品受市場環境、投資難度等因素的影響,規模增速不如前兩種產品快,但整體也在增加。

這樣的規模增速下,劉斌明顯感知到,投資者或投資機構對公募基金產品的凈值波動及回撤方面提出的要求更高了。

“在我看來,其實這三類產品的投資難度比傳統股票型產品要大。因為股票基金在管理過程中的主要目的是相對收益和排名,而上述三類產品奔著絕對收益的目標出發,在考核方面基于兩大方面,一是能否達到客戶的預期收益,二是滿足客戶對回撤和波動的需求。這對我們而言是一個比較大的挑戰。”劉斌說。

在被問及資管新規發布來印象最深刻的事情時,劉斌談到,伴隨著機構投資力量的增大以及大量以絕對收益為目的的投資者的出現,使得市場的定價效率得到了較大提升。當前,大家普遍感到投資變得更加困難,投資的難度再次加大。這就是投資的常態,未來市場的常態。

作為抓手的基金投顧

最近,張馨月將工作重心放在了基金投顧上。自獲得基金投顧資格后,張馨月的手機消息鮮有停下來的時候。

張馨月說,“我現在服務的客戶太多了,除了原有的機構客戶、高凈值客戶還有普通的投資者。資管新規后,很多銀行理財產品面臨整改,客戶需要相應的替代產品。而我們如果想要更好地為客戶配置,必須獲得投顧資格。這對普通投資者而言,十分友好。”

在張馨月的眼中,基金投顧業務能有效解決“基金賺錢,而基金投資者不賺錢”的問題。

“客戶有這種需要,我們要想做好業務,只能沖上去,看書、學習、做培訓。”話音剛落,張馨月便接到了某位客戶的電話,在她一步步的引導下,客戶對某基金產品進行了補倉操作。

不止券商,自2019年10月,基金投顧業務試點推出以來,已有近60家機構獲得基金投顧資格試點的批文,包括公募基金、證券公司、銀行以及第三方獨立銷售機構。

“過去一年,在基金公司內部,與投顧相關的部門,無論在發展速度還是人員擴張等方面都是最快之一。”一位大型公募基金人士表示。

該人士稱,發展基金投顧業務是銀行、互聯網第三方平臺應對資產新規的方式之一。當然,基金投顧說到底還是為了解決投資者配置和選基金困難的情況,使其獲得更好的投資體驗。同時,2022年將會有越來越多的公司投入到投顧業務中。

盈米基金副總裁、且慢負責人林杰才在接受記者采訪時提醒,基金投顧是一項需要時間長期沉淀的業務,要持續發展需要克服的困難還有很多。首先在當前階段,客戶對投顧的概念還比較模糊,產品跟服務的辨識度也還不高,需要一個讓大家熟悉理解和接受的過程;其次因為正確的投資往往是一件逆人性的事情,所以買方投顧需要通過長時間的投教和陪伴去幫助客戶提升認知水平;再者,投資是一件效果后驗的事情,很多長期正確的決策甚至短期看起來就是錯誤的,如何讓客戶去理解這些,是比較有挑戰的,而解決的方法是建立起投顧機構與客戶之間的信任關系。 

過渡期后

對于資管新規過渡期后行業的走向,劉斌認為,公募基金現有的低風險產品實際上是在和銀行理財子公司爭奪未來的低風險客戶。從這些產品的風險收益特征來看,并沒有明顯弱于銀行理財子公司的地方。這也意味著,如果大家都做標準化的產品,基金公司可以提供的產品較多,也能夠滿足銀行客戶的配置需求。而從長期來看,基金公司也越來越重視這些低風險絕對收益型的產品的布局以及未來的研發。因此,未來伴隨著居民收入的持續增加,資金不斷流入銀行理財、公私募基金等投資產品中,各家之間的競爭將持續下去。至于誰的增速加更快,則取決于誰能提供出風險收益特征更好的產品。

“未來還是需要我們付出更多的努力,提升各類產品的風險收益特征,以絕對收益的思路滿足投資者的配置需求。”劉斌如此認為。

興業研究在其研報中指出,當前銀行理財產品的凈值型轉型方向在于三大類產品:現金管理類、定開債類、固收+類。短期來看固收+類產品通過公募基金參與權益等風險資產的模式較多,但長期看公募基金不會是銀行理財的“彼岸”。原因在于,其一,理財子公司資本優勢帶來了更好的客戶體驗。與國有大行的理財子公司相比,基金公司普遍注冊資本較小,遭遇大額贖回時可能面臨無法贖回、滯后贖回的情況。其二,銀行在非標債權融資上的優勢難放棄。趨勢上看非標資產占比正逐步下降,但對于理財產品而言非標債權資產仍起著收益增厚的重要作用。其三,客戶基礎上更追求絕對收益。理財產品與公募基金的客戶基礎有明顯不同,理財客戶追求絕對收益,對于風險與回撤的厭惡度更高,這也解釋了為何近年“固收+”理財產品的活躍,而權益類理財產品僅有數家理財子有創設??蛻艋A很難急劇變化,未來低回撤、穩收益是理財產品創設的主要方向。(應采訪對象要求,張馨月、張成陽均為化名。)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財富與資產管理新聞部 長期關注資本市場、金融科技、金融法規領域,重點探索沉浮其中的人與事。新聞線索可聯系liqin@eeo.com.cn。
女人自慰摸下面动态图,两根一起公憩止痒三十篇,肥大bbwbbw高潮,欧美男同gay猛男自慰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