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闖”年關:霸州緣何錢緊至此

陳月芹2021-12-31 21:43

(圖片來源:東方IC)

經濟觀察網 記者 陳月芹 2021年12月17日,國辦督查組的一則通報,揭開了河北省霸州市大面積亂收費、亂罰款、亂攤派問題,讓這個位于京、津、冀三角地帶的小城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關注。

一位霸州市某鎮政府人士透露,近半個月以來,霸州市、鎮、村多級部門都處在緊張狀態,鎮政府相關負責人被廊坊市紀委叫去談話。

據廊坊日報,國辦督查組通報當晚,廊坊市第七屆市委常委會召開2021年第15次會議,表示,將在全市范圍開展為期兩個月的“三亂”整治專項行動,并立即啟動問責程序,責成廊坊市紀委監委查清事實、厘清責任,對相關責任單位和責任人按規定啟動問責程序。

2021年12月29日,應急管理部發布《關于進一步規范執法行為嚴防以安全生產執法檢查名義亂罰款的通知》,再次點名霸州,警示各級應急管理部門要樹立正確的權力觀、政績觀,從思想上解決為誰執法、為誰服務的問題;同時,立即排查整治運動式逐利式執法檢查,嚴格落實罰繳分離、收支兩條線等制度,嚴禁下達罰沒指標、嚴禁將罰沒指標與所謂部門利益直接或變相掛鉤等,堅決杜絕“為了處罰而處罰”“以安全檢查執法名義實施攤派”等收費式的逐利執法。

一位霸州城區的村街書記向經濟觀察網透露,此輪亂收費、亂罰款、亂攤派中,霸州市城區由綜合執法大隊負責,非城區由鄉、村內部干部執行。這位村街書記所管轄范圍的商戶門前正進行雨污分流工程,“門店、飯店基本上都停業了,執法大隊還沒收到我們這兒”。

對于霸州市被通報一事,該村街書記稱自己很矛盾,一方面是大面積亂攤派的“刮地皮”行為有點過激;另一方面,“整個霸州市財政很緊張,沒有其他法子了,否則誰會無緣無故去收這錢”?

霸州緣何錢緊至此,為何選擇伸手向中小微企業和個體工商戶進行集中罰款、攤派、收費,諸多問題仍然待解。

大幅短收

經法定程序對原定預算收支進行調整,是預算執行過程中保持收支平衡的基本手段。霸州市人民政府官網顯示,近三年來,霸州市先后四次調整財政收支預算方案,均提到“受房地產限購影響”。(詳見經濟觀察網報道《小商戶挨個領罰背后 霸州的地不生錢了 》)

2021年12月24日,經過兩次調整后,2021年霸州市一般公共預算較年初短收8200萬元,政府性基金收入預算從年初54.89億元調整為6.24億元,降幅超過88%。霸州市財政局直指政府性基金特別是下半年土地出讓收入大幅減收是主因。

據霸州市財政局數據,2021年上半年,霸州市政府性基金收入僅為1.4億元,較上年同期減收13.1億元。

一位南方某市財政局人士表示,政府性基金最大來源是土地出讓收入,年初進行預算編制時,一般按照土地供給情況,預計全年可以賣多少地,收多少錢,以此制定收入預算。但2021年下半年,恒大等房企爆發流動性風險以來,多地土地滯銷,很多省市土地出讓收入銳減,霸州并非個例。

一位房企投資人士透露,2021年,其公司在霸州拍下30多畝宅地,土地出讓金可以先交一半。2020年初,霸州市發文:疫情期間,購地企業可分期、緩繳保證金和土地出讓金,一定程度上導致政府基金收入短收。

早在2019年12月17日,霸州市財政局表示,當年預算執行中,受減稅降費政策、淘汰落后產能、房地產限購等諸多因素影響,霸州市一般公共預算、政府性基金預算收入大幅減收,“無法完成年初預算,然而各類剛性支出需求有增無減,財政收支矛盾更加突出”。

一位霸州公務員表示,其所在單位工資正常發放,但2021年停發了績效工資,每月到手約4000元,全年收入減少近3萬元。

前述房企投資人士透露,2019年底,其所在公司拿下霸州市100多畝地,主要因當地有關部門表示財政沒錢,讓開發商拿地,以保障機關單位的工資發放,“華夏幸福拿一部分,榮盛拿一部分,保證(機關單位人員)能過年”。

上述村街書記直言,自2016年霸州市進行鋼鐵去產能以來,大鋼廠搬離,當地已經沒有能貢獻較高稅收的支柱性產業,大部分財政收入需要靠賣地,“沒有房地產做依托,經濟很困難”。

在鋼廠煙囪不再升起白煙的幾年,霸州經濟開發區陸續引進北京稻香村、海底撈、益海嘉里等食品加工產業企業。

該村街書記透露,經濟開發區主要由華夏幸福開發,上述食品加工廠是由華夏幸福招商而來,這些制造業工廠貢獻的稅收“比起鋼鐵、房地產微不足道”。

該村街書記所在區域明顯感受到了霸州樓市下行壓力。2017年,村內兩個棚改項目出讓給兩家霸州本土房企征地拆遷,4年過去,500多畝地僅整理出80多畝,樓盤“賣得非常費勁”。

“每平方米5500元,還送兩個車位和一個儲藏間,贈送的車位可以購房后退給公司,返10萬元現金。”該村街書記理解開發商很需要錢,春節前工程款、工人工資等各方面的錢待還,目前只能降價換量。然而,價格一再降低,客戶持續觀望,開發商更不敢拿地了。

錢從哪來

前述南方某市財政局人士查看完2020年霸州市預算收支完成情況后指出,一方面,霸州一般公共預算收入結構存在一定失衡,其中稅收收入實際完成9.1億元,非稅收入完成11.28億元,非稅收入占總一般公共預算收入的55%;

非稅收入指除稅收以外,由各級政府、國家機關、事業單位等依法利用政府權力、政府信譽、國家資源、國有資產等取得的財政性資金,包括罰沒收入、國有資產有償使用收入、以政府名義接受的捐贈收入等。

另一方面,霸州全年一般公共預算收入同比增幅達17.2%,其中稅收收入同比減少8.5%,非稅收入同比增長51.6%,非稅收入快速增長對全年增收起較大拉動作用。

“對政府來說,稅收才是真金白銀的錢,一般占財政收入的大頭,非稅收入作為補充;非稅收入是部分城市修飾業績容易操作的部分。”該南方某市財政局人士表示,用非稅收入大幅增長來“沖高”一般公共預算收入只是一次性的,和稅收收入相比不具有可持續性。

2021年,霸州市上半年預算執行情況顯示,上半年,一般公共預算收入累計完成19.5億元,完成年初預算的66.1%,同比增幅為20.4%,高于2020年17.5%的增速。其中稅收收入11.2億元,占比57.6%;非稅收入8.3億元,占比42.4%。

霸州市財政局局長孟憲國也指出,上半年霸州市一般公共預算收入雖過半,但一次性收入較多,對后期財政收入的可持續性增長不具備拉動能力,若將一次性收入剔除后,上半年一般公共預算收入累計完成僅為9.9億元,僅完成全年預算目標的33.5%。

為“全力以赴組織收入”,霸州市財政局明確,下半年將深挖稅收潛力,并強化非稅征管,其中包括積極盤活和處置國有資產,“進一步完善非稅收入征收管理辦法,抓好鄉鎮非稅收入管理,確保應收盡收”。

據國辦督查組通報,2021年10月,為彌補財力緊張及不合理支出等產生的缺口,霸州市在6月已經完成非稅收入預算7億元的情況下,向下轄15個鄉鎮(街道、開發區)分解下達了3.04億元的非稅收入任務。

11月,為進一步促進鄉鎮加大非稅收入征收力度,霸州市印發《全市經濟運行工作考核細則》,設立一般公共預算收入完成情況考核,明確稅收收入得分權重為20%,非稅收入得分權重為80%。

多重政策推動之下,10月1日—12月6日,霸州市15個鄉鎮開展運動式執法,罰沒收入6718萬元。

錢花哪了

從2020年霸州市一般公共預算支出表來看,最大支出為教育支出,同比持平;第二大支出為節能環保,同比增長3倍,霸州市財政局在附注中解釋,主要是因為上級下達霸州市前進、新利兩大鋼廠去產能專項資金。

同比增幅最大的是“資源勘探工業信息等支出”,實際支出4.87億元,同比增長超過20倍。霸州市財政局解釋稱,主要是霸州市財信城市建設投資開發運營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財信城投”)注資支出。公開資料顯示,財信城投是霸州市財政局獨資子公司,于2020年9月25日以2億元競得霸州市岔河集鄉324畝工業用地。

按照2021年初安排,霸州市一般公共預算支出為74.25億元,其中26.25億元為人員經費,占總公共預算支出的35%;項目支出45.65億元,占比約61.5%。“人員經費和日常公用經費是為了保運作,很難壓降;而項目支出一般是城市基建項目等投入。”南方某市財政局人士表示。

此外,該人士進一步說明,霸州計劃用于2021年債務還本支出的預算為1.68億元,這一債務還本支出對霸州而言,屬于合理區間。

從2021年一般公共預算平衡表來看,全市一般公共預算收入29.5億元,而包含人員工資等一般公共預算支出已經達到74.25億元。

為了預算收支平衡,霸州市財政局申請并獲得上級補助收入12.9億元,且安排調入資金33.24億元。其中,調入預算穩定調節基金2億元,政府性基金調入31.24億元。

前述財政局人士解釋,預算穩定調節基金也稱為“赤字基金”,是指各級財政通過超收安排的具有儲備性質的基金,用于彌補短收年份預算執行的收支缺口。一般公共預算和政府性基金是兩本賬本,但必要時可以調用,霸州此舉是用賣地收入為主的政府性基金,填補一般公共預算收入缺口。

國辦督查室通報稱,霸州市開展“三亂”執法目的,一方面是為彌補財力緊張,另一方面是彌補不合理支出等產生的缺口。

在12月24日第二次調整的財政預算方案中,霸州市財政局稱受疫情持續反復、宏觀經濟形勢下行、房地產行業低迷、土地出讓收入緩繳等影響,財政收入短收,為確保年末收支平衡,再調入預算穩定調節基金及盤活存量資金4.56億元彌補短收,同時調減支出預算18.65億元。

負指標前行

2021年5月19日,原霸州市市長王斌擔任霸州市委書記,原永清縣副縣長田軍任霸州市委副書記、代市長。

8月11日,霸州市召開全市經濟推進及“八大攻堅戰”動員會議,宣布吹響“大干三季度、決勝下半年”號角。

10月4日,霸州市召開領導干部大會,強調決戰四季度、打好翻身仗,“大干三個月、決勝一整年”。

據通報,9月,霸州市政府辦公室印發《霸州市非稅收入征管工作考核獎懲辦法》,違規提出將非稅收入與征收單位支出掛鉤,并將非稅收入完成情況納入鄉科級領導班子和領導干部績效考核。10月,霸州市向鄉鎮下達超3億元的非稅收入任務。

11月30日,“霸州發布”發布題為《正視差距 加快發展》的文章,文中把霸州放在廊坊范圍內比較,“曾經與霸州市屬于同一起跑線的三河,已經遠遠把我們撇在后面;原來把霸州市當成‘老大哥’的固安、香河、大廠等縣,紛紛加快發展步伐,超過了我們;文安、永清、大城等縣加速發展的態勢也已經形成,正在拉近與我們的距離”,直言“標兵漸遠、追兵漸近”,形勢嚴峻。

一位原國土資源部人士坦言,霸州亂攤派亂征收并非個例,背后折射出以鋼鐵、煤炭等能耗產業為主的市縣“去產能”后,經濟發展過度依賴土地、房地產的現狀,2020年下半年樓市遇冷,這類城市容易出現財政困難。

該人士以曾任職的某地級市舉例,財政收入長期捉襟見肘,遭遇城市各系統人員工資發放、扶貧、基礎設施項目投入等支出難題,一線領導班子壓力大。他提醒,個別地區班子可能出現政績觀問題,上級每年下達過高的經濟指標,以經濟增速作為主要考核,“經濟指標完不成,不僅政績過不去,工資也發不出來”。

霸州市人民政府2021年工作報告中,時任霸州市人民政府市長王斌宣布了2021年主要預期目標:GDP增長8%左右,是近6年來最高值,2016-2020年間霸州市GDP目標分別為7%、7%、6%、6.5%和6.5%;一般公共預算收入增長8%左右,與2020年持平;固定資產投資增長8%左右,2020年這一數值為6.5%;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增長7%左右,2020年目標增速為4%等。

一位河北省級部門人士透露,為了完成業績指標,個別市縣在數字上做游戲,例如2020年某個縣為了完成年度收入預算,到了年底,便將補充耕地指標折價賣給其他市,原本標價18萬元/畝的指標,每畝降低2萬元,并要求年底封賬前把錢打到財政局賬上。如此一來,GDP、財政收入這兩項最主要指標就能達成。

該河北省級部門人士說,因亂收費被通報批評,霸州并非首例,河北滄州某縣曾因重復征稅被通報。但他仍對霸州被通報感到意外,因為霸州是河北省土地增減掛鉤指標的購入方,“說明霸州比起其他貧困縣仍有盈余資金用于開發建設”。

一位接近霸州市某鄉政府人士透露,該鄉2021年前9月罰沒收入4萬元,10月收到上級任務,重新核定提出了第四季度收繳近1400萬元的目標。為了加快收費進度,每天對村街收繳完成情況進行統計排名,兩個月時間收繳約455萬元。

“鄉里企業不多,主要是一些小作坊,都是咬咬牙收來的。”這位接近霸州市某鄉政府人士嘆氣表示“沒辦法,上級有文件下來,鄉鎮只能執行”。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不動產開發報道部 記者 新聞線索請聯系:chenyueqin@eeo.com.cn
女人自慰摸下面动态图,两根一起公憩止痒三十篇,肥大bbwbbw高潮,欧美男同gay猛男自慰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