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黑幫”當“內鬼” 湖北一公安副局長三罪并罰獲刑19個月

李微敖2021-12-30 20:47

經濟觀察網 記者 李微敖 種昂 再過9天的時間,到2022年1月8日,王松敏就可以重獲自由了。

這位曾擔任湖北省黃岡市公安局經濟開發區分局副局長一職長達17年的前警官,被湖北黃岡浠水縣法院判決,犯下徇私枉法罪、受賄罪、幫助犯罪分子逃避處罰罪三宗罪。三罪合并執行后,他的刑期為19個月。

王松敏所涉及的“幫助犯罪分子逃避處罰罪”一節,情節令人震驚:

他充當“內鬼”,向湖北黑社會組織之一——“鋁廠幫”頭目楊亮通風報信,以致楊亮安排“替身”居家,然后緊急出境,一度逃離到了中國澳門。

2021年12月,湖北省黃岡市浠水縣法院公布了王松敏的這一判決情況。

楊亮統領“鋁廠幫” 稱霸黃岡建材市場

王松敏,男,1963年9月13日生,戶籍在湖北武漢新洲區。他從警數十年,1996年11月,升任湖北省黃岡市公安局副科級偵察員。2003年1月,就任黃岡市公安局經濟開發區分局副局長;2012年1月,任黃岡市公安局副縣級偵察員、經濟開發區分局副局長。

他所關聯的“黑社會”頭目——楊亮,則生于1973年11月24日,湖北黃岡浠水縣人。

上個世紀90年代初,黃岡鋁業總廠從浠水縣整體搬遷到了黃岡市黃州區(彼時為縣級市“黃州市”)的新港大道。

黃州為黃岡的中心城區,也是黃岡市委市政府的駐地。

司法材料顯示:黃岡鋁業總廠搬來之后,原來鋁廠的職工周友、楊亮等人,就在黃岡城區“混跡在一起,多次毆打無辜群眾,逞強斗狠,號稱‘鋁廠幫’。”

1995年之后,周友、楊亮等人籠絡了更多的黨羽,“采取暴力承接工程和壟斷建材供應等手段,排擠競爭對手,尋釁滋事,非法斂財,稱霸一方,牟取不法經濟利益,支撐黑社會性質組織發展壯大。”

1996年5月,周友因涉案坐牢。彼時,他所犯的是流氓罪、故意傷害罪,兩罪并罰,處有期徒刑四年。

楊亮就此上位,執掌“鋁廠幫”。

為進一步控制黃岡城區的建材供應,“鋁廠幫”與黃州的另一團伙“首富幫”之間,“多次發生暴力沖突,致‘首富幫’成員李桂兵重傷、方建明輕傷。”

由此,楊亮在“鋁廠幫”的地位日益鞏固和提高。

1998年9月28日,楊亮因犯流氓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三年,他的刑期,本來要到2000年8月8日才告結束。

但據湖北廣電融媒體等官方媒體披露,服刑期間,楊亮獲得了“保外就醫”,從而提前出獄。

1999年7月15日,楊亮、羅勇等人與此時已經出獄的周友一道,再次與“首富幫”火拼。雙方“交戰”的地點是“首富幫”控制的財政局工地。

“鋁廠幫”持槍擊傷了“首富幫”的成員趙武斌,從而“確立了‘鋁廠幫’在黃州地區的強勢地位”,并且向武漢、鄂州、黃石等地擴張。

司法機關事后查明:

從1999年至2018年期間,“鋁廠幫”以暴力、威脅或其他手段,有組織地實施的違法犯罪活動就有數十起。

這包括:為攫取高額非法利益,楊亮、周友及其成員多次實施尋釁滋事犯罪行為,作案14起,致輕傷10人、輕微傷1人;故意傷害他人身體,作案5起,致重傷2人、輕傷5人、輕微傷1人;非法持有槍支2起5支,其中2支具有殺傷力;長期在武漢、黃岡等地開設賭場、聚眾賭博,其中開設賭場3起、賭博3起;借用其他公司投標資質,擾亂招投標市場秩序15起,中標價約5.42億元;非法開采長江干支流黃砂資源,未取得采礦許可證擅自采礦2起,共同非法獲利3700多萬元;為使非法放貸披上合法外衣,合謀借資設立典當公司后抽逃出資2000萬元;明知組織成員犯罪仍為其提供隱藏處所,幫助多人逃匿并逃避法律制裁等等。

“6.26”專案組掃黑“鋁廠幫” 公安副局長卻當“內鬼”

2018年1月,中共中央、國務院發出《關于開展掃黑除惡專項斗爭的通知》,決定在全國開展掃黑除惡專項斗爭。

黃岡市公安局事后通報:掃黑除惡專項斗爭開展以來,“黃岡市公安局強力宣傳,走村入戶摸排線索,通過群眾反映,原黃岡‘鋁廠幫’楊亮、周友(外號,三毛)等人涉嫌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希望公安機關早日將其繩之以法。”

2018年6月26日,黃岡市團風縣公安機關在偵辦一起非法采礦案時,發現楊亮有涉嫌參與非法采礦的重大嫌疑。旋即,公安機關安排專人對楊亮進行秘密偵查。

隨著案情偵查的進展,黃岡市公安局將楊亮“鋁廠幫”一案,確定為“一號”掃黑除惡專案,并成立“6·26”專案組。

“6·26”專案組的組長,正是王松敏的直接上司——時任黃岡市公安局局長、黃岡經濟開發區分局局長童光明。

司法材料顯示:

在“6·26”專案組成立前后,楊亮的兩個重要手下羅勇、邵明,已先后被公安機關立案偵查。

有所警覺的楊亮,于是請黃岡市公安局經濟開發區分局新港路派出所的民警丁浩,多次向王松敏打聽涉案情況。

丁浩,1974年11月27日出生于湖北省黃岡市黃州區,時為新港路派出所的二級警員。

2018年7月2日,王松敏在獲知楊亮“手下大將”羅勇已被公安機關正式抓獲的消息后,隨即電話聯系丁浩,詢問楊亮下落。

丁浩聯系上楊亮后,楊亮安排他繼續找王松敏詢問情況。

次日,王松敏又告知丁浩,公安機關可能要對楊亮進行調查,并讓丁浩轉告楊亮。

王松敏還告訴丁浩,他準備請“6·26”專案組的成員吃飯,以幫助楊亮進一步打探消息。

楊亮也叫丁浩在公安內網上,時刻關注、查詢是否有對他和周友進行網上追逃(通緝)的信息。

7月3日18時許,丁浩在新港路派出所值班室電腦上查詢到楊亮、周友還沒有被網上通緝的情況后,立即告知了楊亮。

7月4日上午,機警的楊亮與幾個馬仔,一路開車從武漢出逃,前往中國澳門,并于次日凌晨到達了澳門。

登機前楊亮被控制 公安“內鬼”次第落馬

7月5日到達澳門之后,楊亮仍然不放心,他又購買了7月6日從澳門飛往柬埔寨的機票。

千鈞一發之際,怎么辦?

事后,有一位自稱“6·26”專案組成員、以化名的方式,在“蘄春論壇”上刊文《我是怎么奔赴千里抓捕黑社會老大的》,講述了事后曾詳細撰文記錄下了這前前后后的經過。而其中所述的時間、內容與王松敏、丁浩的案卷材料能夠相互印證。

他說,楊亮很早就將全家的戶口從黃岡遷到了湖北武漢,“平日主要混跡于江城(武漢)各個酒店、茶樓、地下賭場,有‘生意’才光臨黃岡市,精心營造出金盆洗手歸隱江湖的假象。”

“6·26”專案組的前方偵查員們,在楊亮位于武漢的住宅附近已經連續蹲守了30多個小時,沒有發現任何動靜,“楊亮沒有出門、沒有通信聯絡、甚至沒有任何移動的跡象,仿佛在盛夏的時節進入了冬眠,極不正常”。

專案組預感不妙,“我們開始一幀一幀地像篦虱子一樣地倒查梳理,尋找可能導致的任何一種疏漏。以各種身份化裝隱蔽的偵察員被精明的楊亮發現了端倪?線索不準,楊亮不在江城,完全偏離了航向?”

他們還想到了另外一種可能:“甚至,我們作了最不可能的猜想,出了‘內鬼’,走漏了風聲?……時間在一分一秒的流逝,核查的結果是殘酷的,最大的不可能居然就是可能,一出‘無間道’已經活生生地在我們身邊上演!”

這時候指揮部做出決定,“立即清除內鬼,重新撒網布陣!”

重新梳理排查之后,專案組這才發現:“4日,提前得到消息的楊亮安排替身窩居家中,自己則帶著馬仔駕車離開江城(武漢)到達珠海偷渡出境。……7日(應為6日)7時許,楊亮在澳門購買了當晚10點10分的機票,飛抵地是柬埔寨金邊。這個‘黑老大’準備潛逃國外!”

因為楊亮被認為是這個黑社會組織的“首犯”,一旦潛逃到了國外,“再抓他就不知何年何月,首犯不能到位,首戰不能告捷,專案偵察就步履維艱,結案就遙遙無期……”。

專案組決定,向湖北省廳求援,對楊亮進行攔截。

終于,“在公安部和省廳的協調下,澳門警方剛剛在登機口將楊亮一行三人成功地截住了!”

司法材料也證實:楊亮是在2018年7月6日14時許,在辦理登機手續時被澳門警方扣留。

但是,“澳門警方只能在機場滯留楊亮12個小時,算上盤問的時間,我們(湖北警方)必須在明天上午十點半之前帶正式的法律手續到珠海拱北口岸,查驗后再辦理嫌犯交接。過了10點30分,他們就必須無條件放人。”

在當天已經沒有普通火車,沒有高鐵,自己開車時間遠遠不夠,武漢飛珠海的機票又已經售罄的情況下,專案組成員尋求南航協作,獲得了改簽的機票,并申請到了一張機上安保備用機票。

“(2018年7月6日)8點整,飛機騰空而起;9點45分,抵達珠海金灣機場;還是一路狂奔,10點20到達拱北口岸。”

這時候,“珠海邊檢總站負責聯絡的同志正好是湖北老鄉,去交付法律手續的時候,距離10點30分只有3分鐘,那時楊亮正在用‘黃岡普通話’向澳門警務人員表示‘嚴重抗議’!真是無巧不成書,時間就像被提前設置了一樣,一切剛剛好……”

在楊亮被移交湖北警方后不久,公安“內鬼”們次第落網。

2018年9月26日,丁浩被黃岡市浠水縣監察委留置,12月25日延長留置期限3個月。2019年4月17日,以因涉嫌幫助犯罪分子逃避處罰罪,被批準逮捕。

王松敏的“落馬”則遲至2020年。

當年6月9日,王松敏因涉嫌徇私枉法罪,被黃岡市檢察院刑事拘留;同年6月23日被逮捕;同年9月23日,由黃岡市檢察院決定取保候審。

2020年9月23日,王松敏獲得取保候審的同一天,又因涉嫌職務違法,被黃岡市監察委留置。同年12月18日,王松敏因涉嫌幫助犯罪分子逃避處罰罪、受賄罪,被刑事拘留,同年12月25日被逮捕。

三罪并罰 王松敏獲刑19個月

第一個“內鬼”丁浩的判決,早在2019年就由法院作出。

2019年8月5日,湖北黃岡浠水縣法院判決,丁浩犯幫助犯罪分子逃避處罰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二個月;犯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并處罰金10萬元。決定執行有期徒刑一年十個月,并處罰金10萬元。

從2018年9月26日被羈押起算,丁浩的刑期,到2020年7月25日就告結束了。

在浠水縣法院的這一判決里,丁浩所涉幫助犯罪分子逃避處罰罪,即充當“內鬼”,幫助楊亮打探案情一事;而受賄的情況,法院認定,他的受賄金額為港幣6.6萬元,人民幣3萬元,折合人民幣只有8萬出頭。

上述受賄中,來自于“黑社會老大”楊亮、周友的總計是6萬港幣和2萬人民幣。

“2013年11月,楊亮、周友等人在武漢市武昌區百草堂洗腳店連續多日進行賭博,丁浩在旁邊觀看。楊亮、周友為感謝丁浩以前對他們的幫助和關照,分別給予丁浩港幣4萬元、2.6萬元。2016年下半年的一天晚上,楊亮等人在黃岡市開發區益民路楊亮家四樓聚眾賭博,丁浩根據楊亮的安排,在一樓幫助照看。為感謝丁浩的幫助,楊亮給予丁浩人民幣2萬元。”

而在幫助楊亮出逃一事上,起訴書和判決書均未提及丁浩有拿好處,受賄等行為。

丁浩本人,則“對起訴書的指控沒有意見”。

在丁浩案審理和判決期間,王松敏仍是自由身。

王松敏還作為證人,在丁浩案中作證稱,自己與楊亮早在上世紀九十年代就已認識。

其證詞還稱:

2018年上半年楊亮因其朋友被刑事拘留,曾托他了解情況。黃岡市公安局“6·26”專案組成立后,他打過丁浩電話,叫丁浩聯系楊亮。第二天,丁浩找到他,楊亮讓過來問一下楊亮有沒有事,叫他打聽一下。他和丁浩說,準備請專案組的商遠輝(黃岡市公安局刑偵支隊支隊長)吃飯,再打聽一下。后由丁浩安排吃飯的地方,他請商遠輝等幾個人吃飯,但沒有打聽案情。

王松敏案的一審,同樣由浠水縣法院作出。

2021年,浠水縣法院判決,王松敏犯徇私枉法罪,處有期徒刑八個月;犯受賄罪,處有期徒刑六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十萬元;犯幫助犯罪分子逃避處罰罪,處有期徒刑一年;決定執行有期徒刑一年七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十萬元。

其中,徇私枉法罪一節,是2017年12月,王松敏為轄區內的黃岡市德爾福遺愛湖酒店在酒店賣淫嫖娼案上提供了幫助所致。

受賄罪一節,是指王松敏收受黃岡市德爾福遺愛湖大酒店一位負責人、湖北長捷節能有限公司一位負責人,以及開發黃岡市經濟開發區金泰國際廣場項目的兩位負責人,總共4人,送給他的人民幣8.38萬元。

幫助犯罪分子逃避處罰罪,即為幫助“鋁廠幫”老大楊亮一節。

在幫助楊亮一事上,起訴書和判決書也均未提及王松敏從中拿到好處,存在受賄等行為。

浠水縣檢察院認為,“王松敏具有坦白、認罪認罰、積極退贓量刑情節”,因此建議判處王松敏“徇私枉法罪有期徒刑八個月、幫助犯罪分子逃避處罰罪有期徒刑一年、受賄罪有期徒刑六個月,并處罰金10萬元,數罪并罰合并執行有期徒刑一年七個月,并處罰金10萬元。”

王松敏和他的辯護律師對“指控事實、罪名及量刑建議沒有異議,同意適用簡易程序,且簽字具結,在開庭審理過程中亦無異議”。

最終,浠水縣法院全盤接納了檢察院的量刑建議,三罪合并后,判王松敏有期徒刑19個月,并處罰金10萬元。

至于“黑社會老大”楊亮案的一審,在2019年12月,由黃岡市蘄春縣法院作出。

法院一審判決,楊亮犯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等罪,處有期徒刑二十四年六個月,剝奪政治權利五年,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同案犯周友,則被判有期徒刑22年。

楊亮等不服,提起上訴。

2020年6月5日,黃岡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維持原判。

二審維持原判之后,司法機關又追究了楊亮的“余罪”。

2020年7月13日,黃岡市團風縣檢察院,以楊亮涉嫌單位行賄罪決定對其逮捕,當日由團風縣公安局執行。

2020年9月17日,團風縣法院判決楊亮犯行賄罪,判處有期徒刑五年,并處罰金人民幣30萬元;與之前判處有期徒刑二十四年六個月,剝奪政治權利五年,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數罪并罰,合并執行有期徒刑二十四年十個月,剝奪政治權利五年,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

等于,楊亮的刑期增加了4個月。

團風縣法院認定的楊亮這一行賄情況,是指他在參與團風縣河段采砂一事中,向時任團風縣長江河道采砂管理局黨支部書記熊維平行賄100萬元,與丁浩、王松敏并無關聯。

值得一提的是,湖北黃岡“6·26”專案組組長,王松敏的直接上司——黃岡市公安局局長、黃岡經濟開發區分局局長童光明,此前也早早“落馬”。

2019年2月17日,成功抓捕楊亮7個多月后,童光明就因涉嫌犯受賄罪被湖北省監察委留置,2019年8月15日,因涉嫌犯受賄罪、徇私枉法罪,被湖北省監察委移送審查起訴。

湖北省黃岡市黃梅縣檢察院指控童光明犯有受賄罪、徇私枉法罪兩樁罪行。

其中受賄罪,指2005年至2018年期間,童光明利用擔任黃岡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隊副支隊長、支隊長、黃岡市公安局副局長,黃岡經濟開發區分局局長期間,為黃岡平安駕駛教學培訓中心、黃岡市黃州區宏達汽車駕駛員培訓學校等5家單位和個人在駕校經營、工程承包、車牌選號等方面謀取利益,直接或通過特定關系人其弟弟童光義等人,受賄財物共計283.26余萬元。

徇私枉法罪是指,童光明在擔任黃岡市公安局黨委委員、副局長、黃岡經濟開發區分局黨委書記、局長期間,在處理賣淫嫖娼、賭博等案件中,徇私枉法、徇情枉法,對明知是有罪的人而故意包庇使其不受追訴。

童光明的這些犯罪情節,與楊亮無關。

2020年5月,黃梅縣法院一審判決,童光明犯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六年,并處罰金人民幣四十萬元;犯徇私枉法罪,判處有期徒刑五年,數罪并罰,決定執行有期徒刑八年,并處罰金人民幣四十萬元。

童光明不服,提起上訴。

隨后,黃岡市中院二審,不開庭審理,維持了原判。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經濟觀察報首席記者
2003年從業迄今,近年來專注于涉及公共利益的,經濟、法治、環境、健康類新聞題材的調查報道。
女人自慰摸下面动态图,两根一起公憩止痒三十篇,肥大bbwbbw高潮,欧美男同gay猛男自慰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