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G人才不夠用了

程璐洋2021-07-08 19:58

經濟觀察網 記者 程璐洋 凌然已經記不清,收到過多少家房企的挖人邀請了。作為國際知名咨詢公司的綠色與可持續發展部門的從業者,雖然凌然一直覺得這個行業缺人,但近期收到越來越多的房企工作邀約,讓她感慨,人更不夠用了。

此前很長一段時間里,綠色低碳可持續的概念,更像一種考試中的附加題。尤其在地產行業,在推崇規模和周轉的階段,誰都知道“綠色”是正確的事,但似乎只有某些有余力的“好學生”,才會真正去做。

隨著碳達峰、碳中和概念的明確,綠色低碳這道行業附加題開始計入總分。從業者們也更愿意用ESG,即環境、社會和公司治理(Environment、Social Responsibility、Corporate Governance)的準確概念,來稱呼這件越來越重要的事。

7月7日,國務院常務會議決定,將在試點基礎上,于今年7月擇時啟動發電行業全國碳排放權交易市場上線交易,設立支持碳減排貨幣政策工具。7月8日,生態環境部稱,全國碳排放權交易市場已完成啟動交易的各項準備工作,將于7月擇時啟動上線交易。

這意味著相關試點和籌備已有10年的全國碳排放權交易市場上線在即,ESG這道附加題的分值即將再次增大。

國家政策投射到從業者的具體工作中,最直觀的體現莫過于人才的緊缺。凌然說,最大的變化是,之前,房企更偏向請外部咨詢來提供服務,現在,越來越多企業希望有專職的ESG員工。

獨立報告

5月31日,龍湖集團發布2020可持續發展報告,這是其首份獨立可持續發展報告。2020年,龍湖搭建完成綠色金融框架,并正式被納入恒生國指ESG指數成份股。

龍湖的這系列動作在地產行業不是個例,不過,此前發布獨立可持續發展報告的,多為港資和外資企業,也是行業公認在ESG方面起步較早的優等生們。

太古集團將可持續發展作為拓展業務的原則之一,其旗下的太古地產于2008年開始發布獨立的可持續發展報告,2016年公布了可持續發展愿景:在2030年成為可持續發展表現領先全球同行的開發商。此外,新世界集團、凱德集團的可持續發展報告與目標也早有發布。

是否發布獨立的可持續發展報告,可以看出企業對ESG的重視程度,也源于資本市場的政策要求。

仲量聯行的評估咨詢服務部企業價值評估總監陳卓潁告訴經濟觀察網,多數房企選擇上市的港交所,關于ESG報告的要求在不斷細化。2012年8月,港交所首次發布ESG指引,并將其列入上市規則,建議企業披露ESG信息。到2014年,香港修訂公司條例,要求香港上市公司必須披露ESG信息。隨后的2015年到2019年,港交所和香港證監會細化要求,包括ESG的“環境” 和 “社會” 實行兩步走的披露升級、將披露責任提升至 “不遵循就解釋”等。2020年,港交所再次明確,編備環境社會及管治報告以及董事會在ESG方面領導角色和問責性的要求。

在政策的一步步細化中,企業意識到資本市場對ESG的關注。

2020年,龍湖集團將可持續發展嵌入公司的頂層架構,在董事會層面成立ESG委員會。同年,碧桂園成立ESG委員會,由三名執行董事及三名獨立非執行董事組織,并在委員會下設工作委員會,由集團總裁莫斌擔任主席。

在此背景下,多位從業者表示,地產上市公司設立ESG相關職位的越來越多。不過,除了高管負責,是否成立獨立執行部分、組織結構歸誰管以及ESG部門的人數,才更能說明一家企業的綠色誠意。

這方面,太古地產作為被多家同行提及的ESG優等生,其ESG組織結構可以作為參照。

太古地產中國內地技術統籌及可持續發展總監胡煜琳告訴經濟觀察網,該部門在中國內地總部同事超過10位,在香港總部的部門規模更大,人數超過內地規模的兩倍。他表示,部門工作范籌目前涵蓋建筑領域各方各面,包括可持續發展、機電、土建、職業健康安全、電信、采購及成本控制等,每個領域都有人員配置,人員配置為太古地產總部各部門之最。

放眼整個行業,能達到太古這樣人力投入的企業并不多。

一位咨詢公司的從業者告訴經濟觀察網,因為ESG方向還沒有完全對應的專業,從業者需要有環境、建筑和數據分析等專業背景,因此,房企高薪從四大咨詢公司中挖人,是最有效的方式。

但對不愁工作機會的ESG人才而言,房企的高薪誘惑,也對應著風險。

一位仍選擇留在咨詢公司的從業者告訴經濟觀察網,他的不少前同事入職房企后,發現在有些企業內部,ESG更像為企業宣傳“錦上添花的一朵花”。他感慨,有的企業ESG人員歸行政人力管,工作很難切實推動。不過就算留在咨詢公司,也要面臨類似的問題,“和房企溝通ESG,最難的是和不同部門聯絡,我們需要的很多水、電、燃氣的數據,歸不同部門管,如果公司沒有專人負責,溝通成本很高,尤其是和不同區域公司溝通,流程也很長”。

在他看來,在正確之外,企業還需要嘗到更多綠色的“甜頭”,才能更加落地ESG。

綠色的“甜頭”

2021年7月起,廣州太古匯全面使用可再生電能,包括購物中心、兩座辦公樓及酒店的綜合體全面使用從第三方購入、場外風力發電廠生產的可再生電能。這使該項目的總碳排放量每年減少超過1.2萬噸,也將太古地產中國內地項目的可再生電能占比提升至超37%。

此外,該項目的兩座辦公樓于2012年獲“能源與環境設計先鋒評級”(LEED)“建筑主體與外殼”類別金級認證,太古匯商場于2017年成為全球首個獲LEED“既有建筑:營運與保養”類別鉑金級認證的封閉式購物商場。

ESG的成效,往往通過LEED建筑和中國星級綠色建筑等第三方評級來體現。相關機構在中國設立人員的變化,也能體現市場的熱度。

王婧是USGBC北亞區(包括中國大陸、臺灣、香港、澳門、日本和韓國市場)總監,其機構是LEED綠色建筑及城市認證體系的開發和擁有者。王婧告訴經濟觀察網,目前中國是 LEED 在美國外最大的市場,其所在的北亞區辦公室在2018年建立,是為了支持更旺盛的市場需求。創立以來,她和同事一方面感受到中國市場對綠色建筑認證的火熱需求,另一方面,也需要不斷引導市場,“更正最多的一個概念是,預認證不等于認證”, 王婧解釋,在LEED的體系內,預認證階段只需要項目圖紙,而正式認證要等建筑拿到營運許可證后,考核能源使用等方面的真實數據,用滿分110的體系來考核。

如果拿下權威認證,也許能給企業帶來真金白銀的回報。

仲量聯行的一份報告調研了550家企業后指出,亞太區七成企業愿為綠色建筑支付更高租金,制定凈零排放目標的企業租戶數量至2025年將翻倍;50%的投資者將優先考慮投資具有綠色認證的資產。數據顯示,目前大部分租賃了綠色建筑的企業支付了約7%-10%租金溢價,這為未來可持續地產租賃提供了參考。

除了租金回報,ESG水平也和綠色債券直接掛鉤。

中國投資協會咨詢委綠創辦公室副主任郭海飛告訴經濟觀察網,所謂綠色債券首先分兩大類,綠色人民幣債券和綠色海外債券,常用的海外債包括美元債,歐元債等。人民幣債券按監管部門不同,分為三種,包括人民銀行下屬的銀行間市場交易商協會、國家發改委和證監會三個部門都有綠色債券。其中,國家發改委主管的綠色企業債券主要解決中長期融資,周期多為5年以上,10年和20年期限的也常見。證監會主管的綠色公司債券主要是解決3年和5年的中期融資需求,交易商協會以解決短期融資為主,主要是1年和3年甚至更短的綠色中票。

至于綠債通常較低的融資成本,他表示,成本受綠色部分影響,但更重要的是企業信用本身,“綠債不是給房企救火的,也不會讓它變成救火,對于那些踩了監管紅線的企業,要想發行綠債更是難上加難,因為綠債本身就比普通債券監管更嚴,要求募集資金至少一半以上必須投向綠色項目,而且只有達到一定標準級別的綠色建筑、裝配式建筑、超低能耗建筑、海綿小區等項目,才有可能作為綠債募投項目”。

從目前成功發行的綠債來看,拿到這筆“便宜錢”的,確實是沒那么缺錢的企業們。

4月21日,遠洋集團發行五年期4億美元綠色高級無抵押境外美元債券,票面利率3.25%。6月29日,新城控股發行一筆3億美元4.25年期綠色優先票據,最終票面利率為4.625%。

“現在房企都缺錢,但別光看綠債便宜,要知道,這筆錢不好拿”,一位還未發行綠債的房企融資部門員工感慨。

(據受訪者要求,凌然為化名)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不動產運營報道部記者
對人與故事感興趣,關注地產及其背后的商業。工作郵箱:chengluyang@eeo.com.cn
女人自慰摸下面动态图,两根一起公憩止痒三十篇,肥大bbwbbw高潮,欧美男同gay猛男自慰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